行业资讯

纽约疫情日记成为没有再见的告别

更新时间:2020-04-09 点击数:

   “早上醒来发现做的梦都是白宫新闻发布会,看来病毒已经侵入我的脑子了。 ”这是3月25日,笔名为“纽约蓝蓝”的华人女作家张兰生前所写的日记系列“疫情中的纽约人”最后一篇的开头。

   从3月7日起,她一直在纽约奔波,通过系列文章《疫情中的纽约人》向网友反映纽约疫情最新状况。 文章在国内不少媒体上刊发、转载,也因此受到关注。 不幸的是,当地时间3月27日上午10点多,她在乔治华盛顿大桥附近被一辆福特货车撞倒,不治身亡,年仅51岁的生命戛然而止,留下20篇未最后写完的文字。 想看女儿穿婚纱未了心愿成最大遗憾“3月27日是周五,那晚我睡得比较早,母亲打给我的电话我没有接到。

   午夜12点醒来,我看到母亲发的短信,说我姐姐在过马路时被一辆福特货车撞倒不治身亡。

   我当时就蒙了,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30日,张兰的弟弟张宁在电话中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

   据张宁透露,姐姐比他大10岁,1969年1月出生于贵阳。

   事发后,当地警察局向69岁的肇事者莫斯乔斯·斯库利斯发出了传票。

   目前,家属正在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

   “我母亲,还有我姐夫,以及我姐的两个子女正在纽约那边料理我姐的后事。

   疫情原因,我买不到去美国的机票,真是干着急没办法。 ”张宁告诉北青报记者,姐姐生前也曾向他分享这些日记。 “她问我这些文章写得咋样,看了后有啥感受,有什么比较好的想法?我认为她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去客观叙述纽约的疫情,她不为任何机构写作,她只为她自己。

   ”在张宁的印象中,张兰是一个很乐观、大大咧咧的人。

   “她善良、单纯,竭尽所能去帮助一切人。

   只要有人向她请教,比如美国的教育、孩子的成长问题,还有一些美食如何做等等,她都会很耐心地解答。

   她原本打算今年8月办完大女儿的婚礼后金秋十月回国探亲的,但现在却因交通事故猝然离世,这些美好的心愿成了最大的遗憾。 ”他说。 热心公共艺术事业疫情日记豁达幽默和张宁一样难过的,还有张兰生前的老师、朋友们。

   原苏州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李超德告诉北青报记者,张兰是他们学校1987级服装设计专业的毕业生。

   她的父母亲都是艺术家,尤其是她父亲,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是贵阳当地首屈一指的油画家。

   “张兰从小在这样的家庭里接受艺术熏陶,唱歌跳舞、写诗绘画,样样精通。 上大学后,她积极参加学生会的各种活动,每逢‘五四’青年节、‘一二九运动’纪念日时出演话剧,表现很活跃。 ”再后来,张兰考上了美国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分校艺术硕士生,毕业后,留在美国从事媒体页面设计。 她还加入了北美华人作家协会,主持华人文学,创办了一个叫“忆乡坊”的文学网站,记录海外游子对故国的思念之情。

   “她跟我约稿,是一篇散文,我写好后传给她,刊登在了这‘忆乡坊’网站上。 她也从事策展,承接了大量的艺术推广活动,在华人圈里人缘非常好。

   ”李超德表示,这样一个热心公共艺术事业的学生去世,让他感到很震惊,也很心痛。 美籍设计师、北京服装学院特聘教授刘晓萍早年在苏州任教,张兰曾给她留下很深的印象,“那时观前街的夜市刚刚兴起,我晚饭后到观前街溜达,一个高束着短马尾、穿着灯笼款型炫目花色上衣和牛仔短裙的女孩夺睛而出,吸引了我的视线。

   就在我发怔之时,她向我挥舞着手臂打招呼,这样一个独立率性、狂放不羁的时尚弄潮儿,成为张兰形象在我脑海里的注册商标,永远也忘不了。

   ”张兰去世后,刘晓萍发文悼念,说自己最近一直在关注张兰的《疫情中的纽约人》日记,“她平静、真实地记录每日的疫情动态,用她个人生活的视角和文字,将疫情简洁透明化,同时也将她的乐观豁达和小幽默传递给大家,在每日确诊人数几何倍数激增的疫情氛围中,纽约日记像是一剂安神药,踏实和温暖。

   ”助在美华人排解孤独希望将相助传承下去研究口述史的范海涛至今难以忘怀她初到美国时,张兰在新泽西的家里举行的感恩节聚会:张兰用贵州青岩带来的玫瑰酱做饮料,烘烤12磅的大火鸡,甚至用韩国超市里买的粉条做贵州凉粉;她还在聚会里发表演说,其中一句令范海涛印象深刻,“我知道你们的痛苦和孤独,我当年得到了很多帮助,希望将这种帮助传承下去。 ”范海涛告诉北青报记者,正是有了张兰的这番鼓励,她才在美国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 张兰让她花一美元买下如砖头一样厚的《尼克松传记》,还多次开车带她去听她女儿的音乐会,“对于美国的真正了解,正是通过一次又一次地坐在兰兰的副驾上,慢慢开始的。 ”。

上一篇:热烈庆祝网站开通!!

下一篇:石泰峰:推动复工复产 促进文化旅游市场活跃起